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考 > 备考专题 > 正文

说辛弃疾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

编辑:佚名 录入:shy 来源:《语文报·中考版》 2015-04-02 15:47:08 

    辛弃疾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位伟大的爱国词人。他的词和陆游的诗词一样,是鼓舞南宋人民反抗投降妥协、力争抗金胜利的号角。他继承和发展了苏轼所开创的豪放词派,冲破音律限制,大量吸收口语、古语入词,多用比兴手法,进一步扩大了词的表现力,达到了宋词发展的新高峰,之后以他为宗,形成了文学史上的“辛派词人”。辛弃疾的词风格多样,除了充满金戈铁马之音的豪放词外,也兼有温柔婉约、寓意深曲之作,还有不少描写乡居生活、田园风光的作品,格调恬静、清新。

    国学大师王国维在他的美学著作《人间词话》中言:“东坡之词旷,稼轩之词豪……”“读东坡、稼轩词,须观其雅量高致,有伯夷、柳下惠之风。”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系辛弃疾的豪放代表之作,体现着辛弃疾豪放的词风。

    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
    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

    这首词写于淳熙十五年(1188)左右,是辛弃疾退居江西上饶之时而作。辛弃疾不只会写词,他还是一名爱国武将,他积极主张抗金北伐,任职期间坚持练兵备战,因而不断遭受主和派的排斥、诬陷。淳熙八年(1181),辛弃疾在两浙西路提点刑狱公事任上,被人弹劾罢官。他不得已在上饶带湖赋闲隐居。陈同甫,也是主张北伐的爱国志士,与辛弃疾是志同道合的朋友,两人经常书信往来,诗词唱和。淳熙十五年,两人有一次鹅湖之会,那时朝廷上下文恬武嬉,辛、陈二人对此极为不满,虽然赋闲家居,但壮志未酬,壮心不已,他们在相会时慷慨激昂,“极论世事”(辛弃疾《祭陈同甫文》),此后又以《贺新郎》词相互应答,对“剩水残山无态度,被疏梅料理成风月”的现状表示了无比的悲愤,同时也表现了他们“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男儿,到死心如铁。看试手,补天裂”的壮志雄心。

    这首词是作者寄给志同道合的朋友陈同甫的,用以抒发自己的凌云之志和无限感叹之意。上片写景,下片抒情,上下贯通,一气呵成。统观全词,前九句一气贯注,酣畅淋漓,至结句始转笔换意,理想的梦境与痛苦的现实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作者将记叙、议论、描写和抒情融为一体,语言生动夸张,极富想象力;意境雄奇壮阔,气势豪放飞扬。

    上片描写一个秋天的早晨沙场上点兵时的盛大场面。开篇“醉里挑灯看剑”突兀而起,刻画了一位落魄英雄的典型形象。“灯”“剑”两个物象与“挑”“看”两个动作,在“醉”的背景下,把对人物外在形象的刻画自然地深透到内心世界。先声夺人之后,用“梦回吹角连营”承接上句,醉中入梦,梦醒犹觉连营号角声声在耳。接下来两句形象地描写了奏乐啖肉的军旅生活,有力地渲染出豪迈热烈的氛围。结句一个“点”字,肃穆威严,展现了一位豪气满怀、临敌出征的将军形象。前一“翻”给人以动感,后一“点”则有摄人心魄的威力。

    下片紧承上片描写战事,笔墨并未展开,而是紧扣一“马”一“弓”,宝马、劲弓不是写实,而是通过侧面描写,烘托词人之意气风发、英勇无畏的形象。写来峻急明快,读来胜利在望,因而有了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的理想与心愿。可世事难料,梦境毕竟代替不了现实,残酷的现实,击碎了爱国词人的报国之梦。结穴之语“可怜白发生”,情绪一落千丈,从而形成一个特大的跌宕,化“雄壮”为“悲壮”,从而完成了失意英雄的心灵塑造。作品就在这力重千钧的转笔中结穴,有如重锤猛击在黄钟之上,震荡着读者的心。

相关阅读

无相关信息

我要评论

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